青岛恒星科技学院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系统

面对压力,千万别低估自己!

作者:张晗旭 时间:2020-07-23 点击:165

2020年的上半年,从严寒到酷暑,从战疫一线的医护到普通百姓,这一路走来,我们见证了太多的感动,也同样背负了巨大的压力。

或许你在为自己的学习而焦虑;

在为生活中的不顺心而苦闷;

在为内心的各种冲突而挣扎。

这些压力背负在身上,积压在心上,都会让人无法平静。

面对压力,你我都会不自觉启动“自我调节”系统,来保护我们尽可能不被挤压得太难受。其实,遭遇压力的很长时期都不需要任何干预,也不需要建议与方法,仅仅是你的调节功能就足以应对。很多人忽略了自己拥有的这强大能力,你越是看不到压力就越大,好像真的无力改变,只有默默承受。因此:千万别低估你本人的抗压能力,别小瞧了你独特的“自我调节系统”。

我们需要先知道“压力”产生的来源。答案是:一切你感受的“压力”本质上源自恐惧。

那些奋斗的孩子们,恐惧的是高考失败;

被隔离的好友,恐惧的是闲下来的无价值感;

没了恐惧,就没了压力。

有个朋友一直压力重重,总怕工作不被认可、怕丢了工作一无所有,直到他们公司真的宣告破产,他顿时如释重负。随着恐惧主体的消失,压力也会消失,尽管以后会被其他压力替代,但至少有半年他相当放松。就像高考结束后孩子们的感受,无论是否考上心仪的大学,压力都会消散不见,同时减压的还有他们的家长。也很像你恐惧背叛与伤害,当拿到离婚证书那刻起,压力随即消失。

压力的背后是恐惧,而恐惧的背后则是渴望。没有渴望,也就不存在恐惧。正因为你太渴望被认可才有对“不够好”的恐惧。太渴望被爱才会有被抛弃的恐惧,太渴望活得有价值才会有闲下来的恐惧。因此,压力产生在渴望与恐惧之间。

准确的说,渴望被某种东西干扰了、阻断了,才引发恐惧,这个被阻断的过程,就是压力产生的地方。

压力是种“破坏感”,其严重程度取决于两点:第一,在这件事情上你渴望的程度,第二,被破坏的程度。当前者大于后者,改变才产生。那些被确诊还在努力学习的孩子,对求学的渴望超过了对疾病的恐惧,改变的动力才得以发生。

俗话说“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”的本质就在于此,动力是改变的先决条件。没人随便允许渴望被浇灭,那是人活着的意义,而唯有改变才能续上被中断的希望之火。

明白了压力的来源与意义,你才会善待自我调节系统,压力所到之处,都是自我调节系统的开启之路。

接下来,要有意识的探索,你本人是如何维护渴望、降低压力的,一般而言,依据发生的顺序,你的自我调节会有以下6种表现。

1、自我安慰。

你会否定压力的存在,并把它合理化、正常化吗?

比如疫情刚开始,你会认为这只是偶然,绝不会发生在你周围,也不会对你有太大影响;

比如面对背叛,你会觉得这只是个意外,对方一定会改变,或你并不相信这是事实,会认为证据不足;

再比如面对裁员,你会觉这只是暂时,过些日子就会像原来一样。

自我安慰的价值在于避免压力的“突然性”。猝不及防会让人崩溃,而安慰给了内心更多筹备的时间。

2、自我躲避。

这是调节系统的第二招,几乎是本能的发生:眼不见心不烦,绕道而行,转移注意力。自我功能会让你去追剧、研究美食、旅行、寻找感兴趣的刺激点,甚至报复性逃避,比如把自己置身更大的危险。注意,只有刺激量相当的逃避,才有保护价值,否则很难转移。只有工作升职加薪的转移,才能抵消对失恋的压力、抵消对孩子辍学的痛苦。“自我躲避”是为了让压力有地方替换。

3、情绪的宣泄。

当安慰与逃避收效甚微,情绪就会战胜理性,你会莫名怒火中烧,会绝望的哭泣,也会把手机摔碎。这其实在说明“自我调节体统”正在发挥更高级别作用,让你越过虚假的和谐,让真实情绪流动,不再淤积和堵塞了。面临中考、高考的孩子们,不能和同龄人在一起、不能出门打球、没了熟悉的环境,还要努力不落下功课,压力可想而知。此刻,一定要有发泄的途径。“宣泄”是必要的,你不能阻挡,也挡不住。

4、自我突围。

经历了安慰、逃避和宣泄,你最终意识到,解铃还须系铃人,有些压力和恐惧,是必须要面对的,这就是自我调节最重要的功能:突围。“突围过程”经历了三个小阶段:承认、适应、改变。只有再次回来,承认并直面关系、直面恐惧,才能最终缓解压力,其他都是缓兵之计,此刻你已做好了准备。我们开始了对恐惧、对压力的突围。有时,这个过程漫长曲折又痛苦,但梦想总不屈服。这是一场关于渴望与恐惧的博弈。

5、求助。

总有人突围成功,也总有人被困心牢,一次次无功而返。那些被困的“自我调节系统”,会开启对外求助功能:寻找同频之人、寻求专业帮助、寻找一切值得信赖的客体关系。这其中,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碍是“羞耻感”。你会为无法克服痛苦、无法掌控自己、不得不暴露脆弱、依赖他人而羞愧。但,对自由、对改变、对突破的渴望再次战胜了羞耻心,让你大声喊出:“我需要帮助”。这一点都不丢人,相反,这是你自我功能强大的表现。

6、病倒。

倘若没有可利用的外部资源,或遇人不淑,就会再次创伤并加重无力感,崩溃即将发生。但自我调节还有最后一招:让你生病。

作为心理工作者,我们认为:一切幻想、症状、疾病,都是这个人留给自己最后的希望。你建构起最后的堡垒,把压力与恐惧封藏,同时被封藏的还有渴望,却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形式的痛苦,而这痛苦小于你真正的痛。所以,你抑郁了、惊恐发作了、血压升高了、更自闭了……但实际上,你正在试图做最后的保护。

再次提醒:要重视自己的“自我调节”功能。

你必须要有2种最基本的态度:

第一,承认“自我调节”的价值。

这就是:它在尽可能采用多种形式,让你恢复自主感,让你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让你心存希望。犯人能活下来的关键,就是尽可能保留自主性和希望感,哪怕在墙上划线、哪怕决定是否吃掉这个馒头,哪怕仅仅是想象。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那把小小的锤子,是一个人对自由的坚守与渴望,是闪闪发光的希望之火!

第二,允许“自我调节”任何的步骤。

人最大的痛苦是对痛苦的不允许。无论怎样,尽可能别责备自己,那样会产生二次恐惧。

要知道,调节的目的是让你最大化适应、尽可能轻松,是各种保护体系,要允许。

更要知道,人生的意义就是不断产生压力,然后心存希望、不断突破、改变压力的过程,注意,是过程!因为结果都一样。

(来源:冰千里微信公众号)